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莜儿系列——我是大明星】作者万事如意

【莜儿系列——我是大明星】作者万事如意

            莜儿系列——我是大明星


字数:12455字
2009-11-14发表于:性吧

  午夜里,电视里面的国片台正在播放香港的三级电影,这些片子名称都大同小异,也没什么值得好特别注意的,偶尔虽然有些不错的演员,如黄秋生、任达华、郑浩南之类,但好像也没人特别去注意他们的演技

  女主角方面,虽然有些一看就是想红,但是无论外表跟表演都不怎样的女人,但有时候也会有些很正的美女,愿意拍摄这种电影,把三级片当作是进入演艺圈的跳板,因此而红的女星,也不在少数

  我在客厅里,饶有兴趣的看着电视,大背投的影像内女主角长的真的很漂亮,皮肤雪白,体态姣好,露出来的大腿更是迷人,我轻轻的笑了,虽然这部影片我看了二十次以上,但是毕竟是我拍的第一部电影。影片内的我被绑固定在沙发上的铁炼,长相凶恶的男主角,从背后贴近女主角,不理会女主角的求饶,上一个镜头是男人的皮带正在解开,下一个镜头就已经是女主角赤裸着全身,带着惊魂未定的表情,剪接的效果不错,毕竟是艺术三级片。拍摄中的许多少儿不宜的镜头都切掉了。裸露出来的只是我性感的背部和优雅的侧面线条铁炼撞击的声音,牵动了我大脑身处的某些神经,勾起了许多场景的回忆。

  拍这部片的时候,一遇到床戏,那个男主角就借故揩了我无数次的豆腐。场外更是不停的骚扰我,经常说些可以让我大红特红的机会。虽然在娱乐圈内我是新人,但是我还真不相信这个过气的明星如今自己都沦落到拍三级片来挽回人气的地步,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后来直到黒哥出面才把事情摆平,我不知道那过气的明星是怎么被教训的,反正现在他看到我都要叫我一声,玉姐。
  黒哥不是什么导演,也不是什么制片,但是在台湾这地界上的黑白两道打听下,就可以知道黒哥是什么样的人物了。要想当明星,光漂亮是不行的。那些世界小姐,个个都长相不俗,但真正红起来的确是凤毛麟角了。

  我是个很世俗的女人,我喜欢漂亮,喜欢炫耀。能够搭上黒哥这条船也是我的性格使然。从他身边众多的女人脱颖而出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他同我上床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漂亮。我和其他的女人不同,因为我没想过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那是不现实的,而且也很累。到头来说不定还是一场空。

  黒哥说,在我这里所得到的和其他女人那里不同,这是在和他第三次上床的时候他亲口告诉我的。我只是笑了,没有问是什么不同。在拍了三部三级片后我渐渐的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当然,除了人漂亮,有观众缘外,最主要的就是黒哥的影响力了。

  后来慢慢的又接拍了几部很好的作品。我也开始在娱乐圈内串红起来。
  「呯呯!」持续的敲门声把我的思绪从影视屏幕上拉了回来。

  「玉姐是我啊,你睡了吗?」门外响起的是点仔的声音

  「快睡了,有什么事吗?」我皱了下眉头,对于这个很淘气的初中生来说,我是很烦他的。

  「你出来一下啊,我,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啊!」点仔的声音听起来挺焦急的。

  「好吧,你等一下啊。」我无奈的应了声,然后起身从衣柜内拿出件文胸戴进睡衣内。

  「有什么事情说吧。」我假装困倦的打了个呵欠。看着门外急躁的有点脸红的小男孩。

  「玉姐,你到我房间我再跟你说吧!」说着就不容分说的拉着我的手就跑。
  我愣了下,就发觉自己跟着跑了,我甩开了他的手,有点气愤的道:「你又耍什么花样?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就行了」

  点仔见我发脾气了,显得更着急了,「玉姐,真的有事情啊,你就信我这一次吧」

  我一听这话觉得更有鬼了,「哪一次你是说自己没什么事情的,结果呢?」
  想起以前的经历,我又好气又好笑。

  点仔见我站住不动,马上展开了他的语言攻势,什么赌咒发誓的都来了,我依旧双手抱胸的看着他,饶有兴趣的欣赏他的表演。要不是自己曾经上当过,现在可能都被他骗过去吧。

  最后他见我无动于衷,只好扭捏的道:「我生病了!」

  「生病应该看医生啊,你拉我去你房间干什么啊?」我觉得好笑,磨蹭了半天就这个借口。相比起以前的倒是水平降低了。

  「不,不行的,我这个病不能看医生的,要是真看医生,那我不活了!」点仔说到最后居然还很委屈的撇过头去。

  「什么病啊?头痛?牙痛?肚子痛?」我很好笑的看着他。

  「是这里啊!」点仔很扭捏的指了指自己的下体。我低头看了下,点仔的裆部位置正高高的鼓起一团。

  难怪他从刚才就一直侧身避着我的视线。「那不是病好不好,那是青春期性冲动的正常现象!好了,我明天还要搭飞机去香港呢,我要休息了。」这小鬼的念头还真多,其实他一直都很哈我的,我对他的感觉一开始也挺好的,一个清秀好动的小男孩。自从袭胸事件后,我就对他外表清纯的样子产生免疫力了。毕竟他老爸不是一般的人物,作为他的儿子小小年纪就也很会耍心机了。

  「等等啊,玉姐!」点仔仓促的拉住我的手。我用力的甩了甩却挣脱不开。
  「你再这样,我把你的那些事情告诉你爸去!」我懒得搭理这样的取闹了,很直接的威胁他。

  点仔显然被我吓到了,有点瑟缩的抽回了手,「玉姐,你别生气,你说的那些我懂,只是这次是不同的,你听我说好吗?」

  看着他期盼的眼神,我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他见我没走,赶紧说道:「是这样的,刚才我肚子饿,去找吃的,吃了点东西,然后就这样了。吃了几颗巧克力,生鱼片,还有蛋糕,橙子汁,就这样了。不,是吃后感觉很奇怪,最后变得很冲动,就这样了!」

  点仔怕我听不懂,说得详细了点。我很耐心的听他说完,然后用很严肃的语气跟他说道:「会打飞机吗?」

  点仔听我这么说,明显楞了下,睁着大眼睛看着我。我冲他点点头。点仔支吾的问道:「你指的是打手枪吗?」

  「也可以这么说!」我戏谑的看着他,男女之间不就一层纸吗?干脆捅穿了,也就没那么多估计了。说实话,我是真的有点困了。对于这么折磨人的对话,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会!」点仔小声的道,眼睛闪烁的不敢看我。也不知道这幅表情是不是装给我看的。

  「会就好,你回去打手枪,射一发子弹出来,你的病就好了!」我拍拍他的脑袋,很认真的说道。

  「没用的,我都射了三次了,还是肿的很厉害啊!你要相信我这一次好不好,玉姐?我真的是病了!」点仔见我不相信,急得团团转,很突然的把睡裤一拉,只见一条巨大的肉屌杀气腾腾的弹了出来。那巨大的筋脉鼓鼓的坟起,龟头涨成可怕的紫黑色。说实话,这是让人动心的一条巨屌。

  显然这根和点仔不成比例的东西,让我想起了某个物事。

  「你刚吃的东西在哪里?带我去看看。」我有点着急的道。

  「哦!」点仔应了声,脸上马上就浮起了笑容。

  跟着点仔,下了楼梯,来到他的房间门口,甫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精液味道。我循着那股味道往垃圾篓里看去,里面有好几团的纸巾。

  「玉姐,刚我吃的都在这里了!」点仔指着电脑桌边的那堆食物跟我说道。
  在那些凌乱的食物里,我发现了那盒「巧克力」,我伸手拿过盒子一看,厉害,就剩一半了!那哪里是什么巧克力啊,那是前段日子,我从德国拍摄的时候,经人介绍后替黒哥购买的一种强力春药啊!

  郁闷死了,刚好昨天给黒哥吃了两颗,两个人当场就在一楼的大厅肏了起来。
  现在想想,那药好像一直是忘记收起来了,一直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的。
  「你,你吃了多少颗巧克力啊?」我摇了摇手中的盒子,不无担心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刚在上网也没注意,大慨有十几颗吧,怎么办啊玉姐?我好难受啊!」点仔一边回答,一边扭捏的动着,貌似那大屌要磨蹭到,才舒服。
  昨天黒哥吃了两颗已经是狂性大发了,你吃了十几颗那还得了。我没好气的道:「把睡衣换了吧,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洗胃!」

  「不要,我才不去呢!要是让人家知道我有这种病,我死了算了!」点仔很焦急的看着我道。

  「你以为我想陪你去啊,谁叫你吃了过期的……巧克力啊!」我转过身去,正想拉开门。

  点仔刹时间就扑到门前,用身体压住了房门,「玉姐,我求你了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去医院啊!」点仔很委屈的哀求着,由于靠的近,他身上的雄性味道很强烈的冲击着我的嗅觉。

  我向后退了一步,「那怎么办?你又不去医院!病是好不了的啊!」

  「我,我打手枪,会舒服点的啊!」点仔支吾着道。

  我看着已经涨到脸红耳赤的小男孩,不得有点佩服他了,一开始我以为他的表情是在装可怜,原来真的是药性发作了。如果是他爸的话,早就扑过来了,而他的宝贝儿子却是乖乖的在憋着。突然间,我明白了点仔把自己叫到这里来的目的。也许是误打误撞吧,我居然好好的整了这臭小子一回。

  「哦,那你就打啊!」我好笑的看着他。

  「但是,但是……」他扭捏的不肯说了。

  「但是怎么了?」点仔但是了半天就是没有下文,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但是子弹射不出来~」点仔终于还是说了句让我喷饭的笑话。

  「呵呵,那你就用力点咯,或者再看些色情电影啦,你电脑内不是很多这种东西吗?」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我打算好好的修理下这家伙,虽然我是始作俑者,但是我一点愧疚的觉悟也没有。

  「不行的,我都试过了,一开始都挺管用的,后来就不行了。」点仔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那怎么办啊?要不,我叫ken他们带个处女上来给你消消火?」我很诱惑的提了个建议。

  「不要,玉姐,我只要你,你在这里陪着我!」点仔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发火,终于大胆的说了出来。

  「我在这里陪你干什么?要知道我是你爸的女人啊!」我捉狭的笑了起来。
  「不不不,玉姐你误会了啊,我只要你在这里就行了,我没别的意思,我看着你就行了。」点仔怕我想歪了,忙解释道。

  「哦~,是吗?那我就陪你一会儿吧。」我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我倒想看看这家伙还能使什么花样出来。

  点仔见我没走,犹豫了下,走到电脑前,打开液晶显示器,画面上是定格着一对正在交媾的男女,而且还是黒裔对白裔。我这时候才注意到,电脑一直是处于运行的状态,只是显示器关了而已。

  「你刚在就在看这个?」我话一出口就知道有点多余了。

  「是啊!」点仔有点兴奋的回答道,然后坐在了电脑前,掏出巨大的肉屌飞快的套弄起来。

  我也不说话,开始静静地欣赏起眼前的一切,除了音箱内传来的夸张的淫声秽语外,就是点仔套弄肉屌所特有的摩擦声。

  身处这场景,说不兴奋那是假的,身子底下渐渐的有了反应,感觉胸前的蓓蕾也硬了起来,我交叠了下双腿。

  点仔显得很兴奋,一边看会儿屏幕里大干特干的男女,一会儿又看我几眼,开始还有所保留,到后来直接的把目光投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猥琐极了,如果可以用眼神强奸的话……更加可恶的是,点仔在和我的眼神碰触时,是赤裸裸的盯着我看。

  很快的,点仔「喔喔」的叫喊着,射出一股股的浓精来,仿佛示威般的一股比一股要高。那硕大龟头上面的律动强有力的坟起着。

  「玉姐,我交了好多子弹哦~」点仔依旧兴奋的搓弄着肉屌。

  「是挺多的啊~」我很无语的应道。我知道药效的强劲,要等到药效褪去,我不知道今晚有没有的睡,而且还要面对着一根很有吸引力的肉屌。要是他爸不是黒哥……啐!我低啐了一口把这个念头赶出脑海。

  「你先继续吧,我去拿烟!」我跟他说了声,也不理会他有什么反应。起身就走,这才发觉下体黏黏的,裙子是紧贴着臀部的。上楼梯的时候,下体凉飕飕的,我低声道诅咒着这该死的家伙,居然色诱自己。一边后悔自己还是不够小心,平时睡前我是裸睡的,没穿内裤的习惯,谁不想居然被色诱到如此地步……我很快的换了套近似的黑色睡裙,心底期盼着形象还没被毁掉,其实应该以那小色狼叼专的色眼,早就发现了。我再次咒诅了他一千遍后,给自己倒了杯水,拿了包烟和一些杂志。

  然后又磨蹭了一会儿后,我才下楼去。等我再次见到点仔的时候,看着他眼巴巴的样子我不觉得又好笑起来。

  「玉姐,你怎么去那么久啊?」他埋怨的道。

  重新关好门后,我坐回到椅子上,坐下去的时候,我留意了下,上面果然有点水渍的痕迹。想起自己的丑态无意中被面前的小鬼发现,不觉得脸烧烧的。我很不爽的瞪了他一眼:「你有意见啊?」

  点仔也不以为意,脸皮厚厚的笑了下,继续撸着肉屌。

  我随手打开一本带来的杂志,然后给自己点上跟烟,滋滋的抽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变得烦躁起来,映入眼帘的都不是杂志上艳丽的服装而是带着一声声呻吟的交媾男女。

  很不舒服的抽完根烟后,听到点仔唤我道:「玉姐,玉姐!」

  「你又怎么啦?」我没好气的合上杂志。

  「我好难受啊,子弹射不出来了,一点感觉都没有。」点仔苦着个脸看着我。
  「那关我什么事啊?」我好奇的想知道他又要耍什么花样了。

  点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挺着肉屌走到我的面前,「玉姐,你看,都肿成这个样子了,我好辛苦啊!」

  那巨大的肉屌就在我的眼下,大慨二十公分的地方,再往前一点就顶到我的下巴了。那熟悉的雄性气味异常强烈的冲击着我的嗅觉,同时我这才真真切切的看到这变异的肉屌是多么的巨大。我开始有点担心起来。

  「你真的很难受吗?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吗?」我认真的问道。

  「就我的鸡鸡了,感觉要爆掉了一样啊,好痛苦,玉姐你帮我啊,我自己弄不出子弹了!」点仔说着,又向前挺了挺。「好玉姐,求求你了,现在只有你可以帮我了!」

  我犹豫着,最终还是把手放到了巨大的肉屌上,上面的热度和血管强有力的震动像股电流般的撞击进我的下体。

  「你要保证今晚发生的事情,你明天都要玩掉,可以吗?」我一熟练的手法开始套弄起来。

  「喔~,好爽啊,玉姐,我保证,不,哦~我发誓!绝不让任何人知道!好玉姐,我好爽啊!」点仔闭上了眼睛。

  我的技巧很纯熟,而且我了解男人这个最重要的部位龟头的系带和那冠状体边缘我很灵活的刺激着,在我经历过的男人里,基本上没有几个人能够在我刻意进攻下不一溃千里的。

  「玉姐,你好棒啊,我,我感觉快要射了!」点仔喔喔的喊着,看到他的阴囊一抽一抽的。我忙减慢了刺激的频率。并用手把他的阴囊袋扯了下来。

  「玉姐,继续啊,别停啊!」点仔焦急的喊道。

  「好好享受吧,玉姐给你个难忘的经历!」我诱惑的看了他一眼。在他逐渐的平复下来后,我又开始加重刺激的频率。在他快要爆浆的前一刻,我硬生生的把他拉了回来,如此几次,任凭他如何的哀求,我都不让他爆发。

  当最后一次,阴囊抽搐起来的时候,我知道,这一次是阻止不了的了,加快了频率和力度,果然,第一道浓精咻的一声从我耳边擦过,还好有准备,不然就被打准了。接着是一股接着一股。足足射了十发。

  而且威力十足,最远的估计射了有两米远,打在了书架上面。

  「玉姐,太棒啦!我爽到天上去了,我从来没这么爽过!真的!」点仔兴奋的喊道。「玉姐,再让我爽一次吧!」

  看着依旧雄赳赳的肉屌,我一时间无语,「你怎么这么猛啊,射了这么多不休息一下吗?」

  「玉姐,你知道吗?我哈你哈那么久,今天你终于帮我打手枪了,我那个爽啊!你就彻底满足我一次吧,好玉姐,哈哈!」点仔兴奋的猥琐的笑着。那眼里的欲望之火反而更旺了。

  「好吧,再帮你打一次吧!」我甩着微微有点酸疼的手臂,开始套弄起来。
  也许是刚射过的原因,无论是频率还是力度,同样的刺激方式居然没多大的效果。其实这样才正常的。

  「好了,不打了,我手酸死了!」我是那种急于求成的性情,见没什么效果,我就冷淡了下来。

  「玉姐,要不你让我看下,我自己来好不?」点仔现在已经很放得开了。说话也直接了许多。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没有生气了,我瞪了他一眼,「刚才你不是看够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

  「那只看到了一部分啊,玉姐,你行行好啊~」点仔继续的哀求着。

  「什么事情都有个度,不要得寸进尺啊!」我起身点了根烟,悠悠的吸了一口。

  点仔很郁闷的哦了一声,坐到了椅子上,不甘心的套弄起来,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不管他,坐到电脑前,开始欣赏他电脑内的物事。里面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真想不到,一个初二的学生就收集了这么多的a片。

  「你看看你,这些都是没东西啊,不学好,整天想着女人!」我心底严重的鄙视了他一番。

  「没办法啊,我内向,把不到妹妹啊!」点仔拉着椅子到我旁边打手枪。
  娱乐圈就是一个大染缸,点仔是什么货色?他可是黑哥的亲身儿子,他会是一个普通的少年郎吗?

  从他表现出来的从容就说明了一切,我相信没有多少同年龄段的小孩有他的那般心计,我知道他想的是什么,我也知道他畏惧的是什么,呵呵,这也是我为什么敢于在他面前坦然的缘故。

  「要不要我叫人查下你的私生活啊?」我看着他笑。

  「嘿嘿~」点仔干笑了两声,就不说话了。

  「老实交代,上过几个美眉啊?」我突然有了捉弄他的念头。

  「三个!」点仔很自豪的说道。

  「漂亮吗?」

  「还可以啦,不过比起玉姐,她们就差远了!」点仔很适时的说了句好话。
  「是吗?你又在奉承我了~」虽然我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但是听到这样的赞美,心情都会更好的。

  「那倒没有!说真的,容貌没得比了,你肯定好过他们了,要是说身材嘛,嘿嘿……」点仔说道这里故意的停了下。

  我站了起来,捏住他的耳朵:「死小孩,还嘿嘿哦~,你再吹下,要是说得我不满意,我就拧!」

  「别!我说,这身材绝对是玉姐胜出的!」

  「为什么?我又没让你看过,你怎么知道的?」

  「这就看本事了,我目测出来的!」

  「哦~」我使劲在他的耳朵上拧了下。

  「玉姐,你的三围是不是36。23。37?」点仔痛了,急忙道。

  「这不算,上网一查就知道了。」我依然不放手。

  「你的肉感比她们好!」点仔忙补充了一句。「她们的肉不是太松就太紧了,还是玉姐的有弹性。」

  「呵呵,我还有多少优点啊?」我笑了,点仔还真能扯。

  「优点那是多到数不清啊,不过玉姐你也有个缺点!」点仔突然看着我笑。
  手里的肉屌也高高的昂着。

  「别卖关子!」我好笑的捏着他的耳垂。

  「我不敢说!我怕说了你就不理我了!」

  「你不说我现在就不理你了。」

  「你被男人肏过很多次,那里可能松了!」点仔小声的道。不过他看向我的眼神却带着股挑衅。

  我突然明白了,说了这么多他只有一个目的。

  「你试过不就知道了,要不你来试一下?」我微笑的看着他。其实我心底是有气的,明知道他想占便宜,但是我宁愿上当。毕竟没有女人愿意承认自己的阴道被人肏的松掉了。而且我是很注意保养的,平时韵律操和专门的阴部训练都达到了非常特殊的效果。可以说比起绝大多数的女人来说,我的屄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蛤蟆穴。对于这些知识我以前并不知道,在连遇到三个男人到这样说的时候我才相信了,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经过系统的训练后,我可以比较自如的控制屄内地肌肉。

  听到我赤裸裸的邀请后,这下轮到他无语了。「啊?真的?」他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他敢动他爸的女人吗?这是我很好奇的一点。

  点仔犹豫了下,把一只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那我用手试一下吧。」
  他试探性的捏了下,见我没有生气,开始慢慢的向上游移。

  异性的触碰,从挑起内裤的一边开始,让我压抑许久的欲望彻底的爆发了。
  「感觉怎么样?」我的手指在他的耳廓上刮弄着。眼睛闭了起来。开始感受他手指的移动。

  「玉姐,你的屄太棒啦,好丰满啊,肿的跟馒头似的。而去水好多啊,啧啧!
  肏进去肯定爽翻了!「点仔的手不断的在我的外阴揉捏着,很有力道,可以说是很有技巧。不断的撩拨着我的欲望。

  「啊~」我舒服的呻吟开来。

  「玉姐,你的阴蒂好大啊,一下就找到了。爽吧,嘿嘿,我的技术还过得去吧!」点仔得意的揉搓着我的命门。我微微的把脚展开。好方便他的动作。
  「玉姐,刚才你看我打手枪的时候,你就痒了是吧?刚看到你裙子湿了,我鸡鸡就特别肿!」点仔淫笑的说道。手指到不经意间捅进了我的膣内,两旁的肌肉快速的绞缠住入侵的手指。

  「紧不紧?」我喘息的问道。

  「啧啧,会咬人哦~」点仔惊奇的叫道。

  那是自然的了,在我刻意的收缩下,点仔仿佛感觉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开始好奇的探索起来。

  无论是道德上,还是情理上我都不应该勾引这个小男孩,但是在这特有的轻佻的言谈中,我不知不觉的又给自己暗示,放纵吧,好好的享受一次性爱。我承认我是个好色的女人。

  这是我第一次和未成年的小孩子调情,除了下体敏感的撩拨外,还带着一点异样的羞耻快感,让大脑中的清明一点点的加速消散。

  「玉姐,这是你的g点吗?」点仔一边问着,一边抠挖。「嘿嘿,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享受哦~」

  「死小孩,在哪里学的这些东西?」下体传来一阵阵麻痹的快感让我的声音几乎是呻吟出来的。

  「感觉怎么样啊?」点仔邪邪的看着我笑。

  「嗯,还不错啊~」我尽力的克制自己不呻吟出来。

  「玉姐,我做得好是不是该奖励一下呢?」点仔突然停止了抠挖,这让我的屄内仿佛有千万只虫蚁在爬,沸腾的欲望一下子得不到宣泄,弄得我双腿轻微的颤抖起来。

  「你还要什么奖励?玉姐刚才不是帮你打手枪吗?现在你帮下我还提要求!」
  我狠得牙痒痒的,在他的耳垂上重重的掐了下。

  「哎呦~痛啊!玉姐你耍赖啊!刚才不是说让我测下会不会松垮垮的吗?又没说我要帮你!再说了,我是因为生病了,才让你帮我的,而且你又没生病!」
  点仔假装很委屈的看着我道。

  我知道这个鬼灵精又在耍花样了,我对他接下来的要求的奖励更加的有点期待了。

  「好,我说不过你,我们不说这个了,那你刚才试验的结果是什么呢?」我推开他的手,放下裙子,走到台几边上,从杂志上面的烟盒中掏出一根烟点燃。
  「玉姐,你的屄用手是试验不出来的。要用,要用鸡鸡才能试的出来,因为我和别人做都是用鸡鸡做的,没用手试验过。」点仔显然是急了,直接把他心底最希望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哦~,那你的意思是要……」我慢慢的踱了过去,点仔紧张的看着我,生怕我生气。我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伸出右手,握拳,然后大拇指从食指和中指的指缝间穿了过去。

  「是这个意思吗?」我喷了个烟圈到点仔的脸上。

  点仔深深的吸了口气,不确定的点点头,然后再摇摇头,最后又点点头。
  「到底什么意思嘛?」我有点气愤这小子的色心和色胆了,要是他说是,那我就成就他的梦想好了,现在他又想要却又害怕,真是激坏我了。难道他不知道我只能靠尼古丁来压抑澎湃的欲望吗?如果他是个男人的话,我早就扑过去了,可是他只是个孩子,难道我还厚颜无耻的去要求他?我只能尽可能的引诱他。
  「是这个意思,就是你比的那个动作,不过就一下就好了,真的,就一下!
  我就能测出来了。「点仔有点心虚的强调着。

  「我是你爸的女人,我这样做是不是背叛了他呢?」我在提醒着他我的身份,让他记住这个关键的一点。

  「这不算的啊!我们是在测验啊,不就一下吗?而且我们都不说,我爸他不知道的啊!」点仔见我的语气松动,马上找了个借口。

  一下和一千下有区别吗?就好比战场上逃跑的人,一个跑了五十步,另一个跑了一百步,跑五十步的指着跑了一百步的笑说:哈哈,你胆小,居然跑那么远……

  我心中好笑,今天自己是怎么了,居然和一个小孩子玩这种游戏?

  「那,我们就试一下咯~」我冲他笑了下,当着他的面,把湿嗒嗒的内裤脱了下来,扔到了一边的电脑桌上,然后跨站在了点仔的两腿边。

  点仔一见我这个姿势,马上就明白了将要发生的一切,赶忙把他的肉屌扶到直直的,对准我的两腿中间。

  为了更加刺激他的感受,我把裙子掀到了腰间,这样,我的整个阴部都暴露在了他的视线内,点仔双眼直直的钉在我鲜嫩欲滴的花瓣,然后看着我分开它们,朝着酱紫色的龟头靠近。

  当接触的刹那间,我明显的感觉到了从马眼喷进来的热气。心底一荡,一汪透明的淫水从我体内涌了出来,淋在了硕大的龟头上。

  说实话,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要不是这根肉屌太过巨大的话,我早就狠狠的坐下去了。我耐心的研磨了几圈,直到整个龟头都涂满滑滑的淫液,然后,我放松屄口的肌肉,坐了下去。

  「唏~」我和点仔几乎同时吸了口气,巨大的涨满感开始一寸寸的侵蚀我的屄内,屄内地肌肉清晰的感觉到巨大的龟头在行进中所带来的迫力,纷纷向边上排开,然后像壁虎脚下的吸盘一样的紧紧的绞缠上去。

  由于有足够的润滑,巨大的肉屌深深的插进我的体内,说实话,这是我被插的最深的一次,当我的双股勉强贴到点仔的大腿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能够到达的深度,它的龟头正顶在我的子宫颈上的,而现在,承载我体重的接触让硕大的龟头正狠狠的抵在了那里。

  又酸又麻的感受带起巨大快感冲抵在我的灵魂深处。我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啊!太棒了,玉姐,你的屄会咬人啊!」点仔兴奋的扶着我的腰。「而且,你里面好厉害啊,像有一张小嘴巴啊,它在吸我了,好爽啊!」

  这感觉太刺激了,随着我小幅度的磨转,屄内地快感一圈圈地荡漾开来。
  「怎么样?玉姐的屄屄紧不紧!」我用一种暧昧的笑容看着点仔,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上,同时下体用力的收缩起来。在我过往的经历中,这一招几乎可以让大多数男人爽到射精。

  「紧的要命啊~玉姐,我好爽啊!」点仔双眼一阵翻白,双手死命的掐着我的臀部。

  「比起你的那些小情人呢?」我更加用力的收缩起来,收缩的同时,我的快感也在成倍的增加着。

  「你是最紧的~」的字刚一出口,子宫颈上就喷进一股热流,双臀被紧紧的迫在了他的肚皮上面。感觉到他的十指的指甲都陷进了我的臀肉里面。这让龟头更深的抵在了子宫颈上,甚至是顶开了一点子宫颈,因为我感觉到了痛楚。硕大的龟头剧烈的抖动着,往我的子宫深处喷出一股股的浓精。

  那滚烫的精液让我舒坦极了。我默默的承受着,足足过了有一分钟,才感觉到龟头的抽搐变得轻微,点仔的呼吸也慢慢的变得均匀。

  虽然没有达到高潮,但是这样的体验还是很美妙的。也许是因为体质的缘故,我很少有男人能让我高潮,所以我比较倾向于自慰。今天发生的一切让我对高潮的期待有了迫切的需求。

  「舒服吗?」我夹了下依旧硬邦邦的肉屌。

  「从来没这么爽过!没想到还没打炮,我就射了!玉姐,你的床上功夫太厉害了!我爸真好彩,居然把到你了。」点仔舒了口气,话语中带着明显的嫉妒。
  「你这小孩,都说什么话呢?」我敲了他一板栗,腰腹间又用力夹了他一下。
  「嘿嘿~好玉姐,我终于哈到你了,嘿嘿~」点仔不无得意的淫笑着。
  「原来你又骗我了!哼!」我作势要起身。

  点仔忙双手按住我的腰。「别,别啊,玉姐,你不知道我有多爽啊,你就让我多爽几次啦!」

  「不行,刚才我就当是测验,要是我们真做的话,我们就对不起你爸了!」
  我很严肃的引诱着点仔。

  果然,点仔一听就急了,忙道:「不会的,现在提倡男女平等,我爸在外面不知道搞了多少女人,而且有几次你不在的时候就带了几个女人回来。是他先对不起你的啊!你这不叫对不起,应该是礼尚往来才对。」

  「你说的我知道,但是我总觉得怪怪的~」我故意叹了口气道。

  「是有点怪哦~因为我未成年嘛!玉姐你就把我这童子鸡吃掉补补身体吧!」
  点仔见我有点松动,马上口花花的开导我,双手也很神速的解除我的武装。两条肩带从我的双肩滑落,黑色的睡衣挂在了我的腿上。

  「你,你干什么?」我惊讶于他的主动。

  「玉姐,你的皮肤超好,奶白奶白的,哇塞,货真价实的36d大波波哦~而且还有极品小红豆哦~」点仔以超快的速度把我的胸罩瞬间脱掉了。

  「你的速度怎么这么快?」我有点无语了。

  「以前脱惯了呗!」点仔的双手攀了上来,然后很技巧的开始挑拨我的乳头。
  「啊~轻点啊~」我轻嘘了口气,从乳头上传来如电流般的刺痛感,舒服极了。两粒奶头在他手指的拨弄下,瞬间涨到铁硬。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玉姐,我喜欢你淫荡的样子,你叫啊,你叫出声音来啊!你知道吗?从我第一次看你拍的三级片我就暗恋你了,天天想像着能和你做爱,今天你就好好的满足我一次吧!」点仔有点激动的道,手中更是尽情的抓捏着我的乳房。

  事情到了现在的状况,我压抑许久的欲望终于彻底的被我释放了。我解开束在脑后的头发,任其披散开来。「死小孩!今天我就陪你疯一次,明天你要忘了一切,知道吗?」我仔细的叮嘱道。

  点仔也被我的情欲感染了,忙不迭的点头。

  我吻了上去,他的唇吻显得比较生疏,除了疯狂的掠夺外,没有什么技巧可言。我任其用力的吸吮着。下体开始小幅度的抛动。

  当我们分开的时候,我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实在是太过瘾了,难得遇到一条这么粗壮年轻的肉屌。我疯狂的抛耸着,完全不觉得疲累。整个阴部每次都用力的坐在他的大腿上,好让龟头更凶狠的撞击在子宫颈上。

  而点仔也配合着抱着我的臀部,死命的往上顶,这样快的频率积累快感几乎是程几何方式积累的,没有多久,感觉那又酸又麻的快感几乎让我融化掉了。
  「快,再深点,顶进去,我要到了!」我大声的呻吟着,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将我的神经末梢占领。

  「啊~」点仔同样兴奋的发出低吼。「我肏死你,我肏死你!」

  两个人的下体在起落间带着粘稠的白沫,这是他之前流的精液混合着我的淫水,借助于白沫的润滑,我们将速度提到了极限。

  最后凶狠的一凿让我异常的疼痛!直觉我的子宫颈被顶开了,同时在大脑皮层传来激烈百倍的快感,几乎让我晕眩了过去。

  我不知道做神仙是什么感觉,不过在那一刻,我漂了起来,漫步在云端。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沉浸在愉悦中。太美妙了。

  「玉姐,你嗨到天上去啦?」

  我回复意识听到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感到羞耻,我想起了之前的疯狂叫嚷。此时点仔正淫荡的看着我笑。

  「嗨你个大头鬼啊!你顶到我痛死了!」我低啐了他一口,掩饰心中的羞意。
  下体隐隐的感觉到辣辣的痛。还有一条依旧坚硬滚烫的肉屌!

  「是你在那里拼命的喊;『用力点,干穿我,捅烂我』的啊!我怕没出够力气,你不高兴了就不理我了!」点仔捉狭的学着女声。

  「得了便宜又卖乖!死小孩!」我狠狠的掐了下他的耳垂,这时我才发现他的胸前有数道清晰的指甲痕。想起刚才的疯狂,脸上滚起一阵热辣。

  「好了,我口渴了,你放我下来,我去喝水!」我从他的身体上慢慢站了起来,当龟头波的一声离开我体内的时候,一股红白相间的液体从我屄内泄了出来,足足有200cc的量。

  「哇塞,很多水哦~,玉姐,你处女膜破啦?怎么有红红的?」点仔夸张的张大了嘴巴。

  「还处女膜呢!刚才就是你顶到我流血了!」我有点气恼的敲了他一板栗。
  「嘿嘿~要知道不是随便谁都可以让我美丽的玉姐流血的哦~」点仔一点悔改的样子都没有。

  我举起手,刚要敲他的时候,他却一溜跑到一边去了。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走到冰箱边从内拿出一听可乐。

  「玉姐,你走路的样子太性感了,特别是那翘翘的屁股~这次我要从后面来!」
  点仔鬼魅般的闪到了我的身后。

  「你,等一下啊!哦~」点仔把我抵在了冰箱上,从后面突了进来。腻滑的屄道很顺利的让他的大肉屌穿了进去,那熟悉的翅麻又开始充斥我的神经末梢。
  「玉姐,你太高了,趴低点啊!」点仔抽插了几次后,开始嚷嚷。

  我顺从的将双腿张开到适合的角度,点仔托着我的腰,狠狠的贯穿了进来。
  硕大的龟头毫不留情的撞击在了我的子宫颈上,翅麻的电流几乎让我站不稳了。

  还没等我回复过来,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冲刺接踵而来……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上一篇:【我和我的一个大学里认的妹妹的故事】 【完】下一篇:老師迷姦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