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只爱童男的美女老板】

【只爱童男的美女老板】

             只爱童男的美女老板


字数:0.5万

      迎霞虽然只有27岁,却已是这座城市小有名气的美女企业家了。提起她的过
去,这座城市的人却很少有人知道。

      迎霞生在东北一旅游城市。父亲去世的早,家里很穷,她也没心思好好念书,
初中还没毕业即辍学了。那一年她15岁。虽然只有十五岁,她就已经很漂亮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很养眼。由于是初中没毕业,她根本就找不到像样的工作,只好在一家洗浴中心当了服务员。

      洗浴中心里的女孩大多是出台的,也就是跟男人做生意,用身体。可她没有
退缩,因为小时候的贫穷让她知道钱的重要,她太需要钱了。

      因为迎霞的美丽,很多男人为她着迷。她的第一次就给了一个30多岁的做生
意的男人。他叫阿壮,生得膀大腰圆,很男人很生猛的那种。

      就在那家洗浴中心不远的四星宾馆内,迎霞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温暖的室
内,宽大的床上,迎霞的乳罩被扯掉,纯洁少女特有的丰满的乳房彻底暴露出来,形成一幅美丽的图画:高耸的乳房、茵红的乳头、四益的体香。阿壮毫不迟疑地扑向迎霞胸部,他贪婪地双手揉捏着丰腴富有弹性的乳房,如饥似渴地吸吮因性刺激而勃起的乳头,发出满足的哼叫。迎霞娇羞满面、微开香唇、呼气如兰,阿壮淫笑着将舌头吐入,任意搅动,与迎霞温软的香舌胶在一起,啧啧有声。
      「啊,啊!别……」迎霞被玩弄几分钟,难以抑止本能的性冲动,发出动情
的呻吟,她身上一阵发热,下身湿润了,最令人兴奋的高潮时刻到来了。

      阿壮呼吸急促,剥去迎霞已经湿了一大片的透明三角裤,强迫她充分打开身
体。迎霞羞得满脸绯红,只得顺从地分开大腿,把女人最隐秘的那个部位毫无保留地奉现出来供人淫弄。微微隆起的阴阜上整齐光滑的黑色耻毛,在如雪似玉的肌肤衬托下泛出绸缎般的光泽,显然护理得相当精心,因动情而微微勃起的阴蒂在期待男人的进一步揉弄。下面一点,大小阴唇掩映春色无边的洞口,如芙蓉初绽,一股少女隐秘部位特有的那种如兰似麝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心荡神驰。此情此景,令阿壮情欲勃发。他用身躯紧压着迎霞,双手分开她的大腿,把她整个躯体压在床上。那挺直的男人器官,顶在了少女的阴部。刚好停在处女膜前。在经历了一阵无为的抵抗后,男人硕大的阴茎还是冲破了少女的最后防守,在一阵刺痛之后,少女保留15年的处女膜宣告不在。

  一个女孩没了第一次,以后就无所谓了。她更加的放荡,她学会了跟男人调情。出入洗浴中心的都是有钱有权的人,只要客人喜欢,钱自然是大把大把地赚。由于迎霞年轻漂亮又擅长与客人周旋,她的生意很多。她从男人身上搛了很多的钱。

      迎霞有时候一个月可以拿到五六万元,她用钱买好衣服,还换了房子。她是
一个妓女,她每晚都会跟不同的男人上床,每晚都会跟不同的人男人亲热,每晚都会在酒精与香烟里麻醉。迎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也知道金钱与情感的关系。
      就这样,迎霞做了一年的妓女后,她净存了五十多万。这个行业来钱是快呀,
而且不用上税。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身体肮脏,她只是觉得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们可以花钱买乐,女人凭什么要免费的付出呢?她从来没有对任何的男人动过感情,她只喜欢男人口袋里的钱。

      迎霞做了八年的妓女,就在她二十三岁的时候,她已经有很多钱了,她不再
做妓女。她离开了那个东北城市,来到这座大城市,花钱买下了市中心地带的一个由于生意不好急于脱手的烤肉店,开始做起了老板。

      虽然她只是一个初中生,有着八年耻辱和痛苦的经历,可是她现在有钱了,
算是成功人士了,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就算以前活得如何的痛苦,但她现在的成功已经把她以前的身份给抹灭了。她从来都不对别人说她以前是妓女,也不会有人把她与妓女联系到一起。谁那么无聊要问人家的过去呢?谁管她过去是干什么的?谁管她的钱是怎么来的?只要她现在有钱就行,有钱就是成功者,就受人尊重,就让人羡慕。所以别人都很佩服她如此年轻就有上千万的资产。

      虽然不做那种生意了,但迎霞的性欲望还在。这些年被她玩过的男人不计其
数。在玩过众多成熟男人之后,迎霞开始对那些三、四十多岁甚至五十多岁的成熟大男人厌倦了,转而喜欢上了那些20来岁的年轻帅气的男孩子,特别是那些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单纯帅气的童男大学生。

      迎霞今天的猎物是一名叫晖的大二男生。晖是迎霞以打工的名义从大学里招
聘来的。像晖这样的男孩子还有很多,霞一次就招聘来了 5名。这些男孩子都是霞从各个大学里百里挑一,千里挑一挑来的,是绝对地英俊帅气,绝对地纯洁可爱,而且都是处男。晖是个很秀气、还有点腼腆的南方小伙子,今年20岁,在本市一所名牌大学读书。他身穿 T血和蓝色牛仔裤,浑身上下充满了大学生男孩子的青春气息。

      迎霞非常喜欢这个类型的阳光男孩儿。她精心打扮一番后,把晖叫到自己的
房间。晖知道这个漂亮的姐姐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所以在她面前还有些拘谨。霞笑呤呤地说:「嗯,真是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满可爱的大学生,以后你可要听程姐的话哟。」晖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迎霞笑了:「那现在就到程姐这边来,让姐姐好好看看。」她边说边指着自己的床,示意让晖坐到她身边来。晖是个很听话的男孩子。他顺从地坐在了迎霞的身边。

      「好,听程姐的,你先趴到床上吧。」晖迟疑了一下。「哈,不听姐姐的话
嘛?快点趴呀。」迎霞娇嗔地命令着。

      让这样一个漂亮诱人的姐姐命令着,而且是让自己趴在她那温香的床上,对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来说,是无法抵抗的。晖不由自主地就趴在了迎霞柔软的床上。「嗯,真乖!别紧张,把腿叉开点。」迎霞柔声说着,那纤细的小手已经伸向了晖那穿着牛仔裤的臀部。被漂亮姐姐柔声命令着,晖不由自主地叉开了双腿。小伙子丰满的臀部和健壮的大腿在牛仔裤的包裹下很性感。

      迎霞看了真是春心荡漾,她的小手在小伙子的屁股上轻轻地抚摸着、揉搓着、
拍打着,啊!好性感的臀啊,霞恨不得上去亲上一口。

      晖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样抚摸着自己,很兴奋,也很紧张,心嘭嘭跳着,
脸也羞红了,一动也不敢动地趴在那任凭迎霞玩弄着他的臀部。啊!这种感觉真妙啊,晖暗想。

      玩了一会,迎霞轻声说:「喂,趴累了吧?翻过来躺一会儿吧。」说着,就
用小手轻轻推了推晖的身体。

      晖早就被迎霞弄得浑身酥软,顺势就翻了过来,仰面朝天地躺在她的面前。
霞笑吟吟地把小手伸向了晖的两腿之间,在那牛仔裤上面轻轻地抚摸着。晖裤子里的那个小东西早已经直挺挺的了。迎霞的小手在牛仔裤外面抚摸着,明显地感觉到了它。晖的脸已经羞得菲红。

      霞的小手伸到了晖的腰间,轻轻地解开了皮带,拉开了牛仔裤的铜拉锁。童
男子晖的裤子里没有那些老男人的骚气,而是一种淡淡的男人味道,迎霞很喜欢这种味道。她几乎被这种小男生淡淡的味道给陶醉了,迫不急待地将小手伸了进去。呀!一下子就碰到了那直挺挺硬梆梆的小肉棍,她就用手指捏住了它。
      当霞那温柔的小手触摸到男孩子最敏感的地方的时候,晖像触了电一样,浑
身的血液往上涌,这可是第一次让一个女人摸了自己的JJ呀,  那小手好温柔啊!
晖好兴奋好紧张啊。迎霞摸到小伙子阴茎的一刹那,也很兴奋,自己摸到的必竟是一个童男大学生的性器官,它是那样的鲜嫩,还没被女人碰过呢!躺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童男大学生,是那样的纯洁可爱,和那些三、四十岁的成熟男人有本质的区别。他就像一张洁白的纸,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迎霞攥住那直挺挺的小肉棍,轻轻地抚摸着它。晖的感觉妙极了,由于兴奋,
那穿着牛仔裤的大腿情不自禁地轻轻擅动着。霞看着晖那激动的样子,另一手就放到了那擅动的牛仔裤上轻轻地抚摸着:被姐姐摸着很兴奋是吧?看你那个可爱的样子,脸都红了。霞说着,自己也笑了。

      玩了一会,迎霞就轻轻地退下晖的牛仔裤还有内裤,脱下他的T恤衫,这样,
晖就一丝不挂地躺在了迎霞的面前。啊!霞欣赏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充满活力的赤裸的男性瞳体,它好精致啊!好性感啊!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活力。

      她笑吟吟地,小手已经捏住了那直挺挺的性器,头一甩,将滑落到前面的披
肩发甩到脑后,开始玩弄男孩子的生殖器。她轻轻地抚摸着,上下摞动着,那阴茎的龟头一下从包皮中挺出来,又一下缩进去,真是好玩极了。

      晖由于兴奋,已顾不得害羞了。随着迎霞的小手的摞动,他已经兴奋得不自
已,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屁股和大腿,轻声呻吟着,两腿来回蹬着,那小阴茎已经涨到了极限。迎霞看着眼前这个一丝不挂的大学生男孩儿被自己玩得欲仙欲死的样子,兴奋极了。

      「哈,看你那个可爱的样子。来,再让程姐摸摸蛋蛋吧。」说着迎霞的小手
已经滑到了晖那毛茸茸圆鼓鼓的阴囊上,把它托在手里,轻轻抚玩着、揉搓着,啊,手感真好啊。晖被迎霞揉捏着阴囊,情不自禁地「啊」、「啊」地呻吟着。
      玩了一会,迎霞说:「真好玩!再让姐姐看看背面吧。」说着就轻轻地把晖
翻了过来,让他一丝不挂地趴在床上。呀!男孩子的背部也很性感呀,那结实的后背,那健壮的大腿,特别是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臀,霞都非常喜欢。她用小手在男孩子的后背上轻轻揉搓着,在那富有弹性的屁股上轻轻拍打着,揉捏着。她还扒开了男孩子的两个屁股蛋,看男孩子的屁眼,对准那肛门处轻轻地吹了口气。
      玩了一会儿,迎霞又把晖翻过来,玩他的正面。她捏住晖那直挺挺的阴茎说:
「喂,它有多长?让姐姐帮你测一下吧。」说着就拿过一把尺子,一只手拽住晖的阴茎,一只手开始测量。

      晖很不好意思。但到这个时候,他也只能任凭迎霞摆布了。「哇!有14CM呀。
这在20岁的男孩子中应该算长的了。以后还得长了呢。」说着,小嘴就凑了上去,在那阴茎头上亲着,用舌尖添着它,手还攥住它的根部,起劲地摞动着。

      被迎霞这样玩弄着自己的生殖器官,晖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已经坚持不住了,
赤裸的全身兴奋地扭动着,两腿不停地来回蹬着,屁股起劲往上抬,两手紧紧地攥成拳头,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啊」!「啊」!「啊」地大声呻吟着,一股带着腥味的米黄色的粘稠的精液就射了出来,射了迎霞一手,还差点射在她的脸上。
      男孩子的整个射精过程,迎霞看了个满眼,她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笑,娇滴
滴地说:「哈,好没出息呀。一个男孩子还是个大学生,竟赤身裸体地在人家面前射精啊。哼,还射了这么多,把人家的手都弄脏了。」说着就拿过一个小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又拿起晖那正要变软的阴茎,擦着上面残留的精液。

      晖在生理满足的同时,早已羞得满脸菲红,自己可是第一次这样真切地感觉
射精的滋味,而且还是让一个女孩子看着并且亲手弄得射了精,真是难为情啊。不过那感觉可真妙啊!

      这时,迎霞已擦干了晖阴茎上的精液,那小肉棍已经变软变小了。霞捏住它:
「哈,它就这么大出息呀。都变成蔫黄瓜了。来,再让程姐测测它有多长吧。」说着,就拿过刚才那把尺子,一只手把那软软的小肉棍拉直,认真地测量起来。「哈,才6CM呀。它好软啊,真好玩。你的阴毛好多呀。来,让姐姐拔一根留个纪念吧。」说着,就拔下了一根晖的阴毛。

      晖「啊」了一声。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个纯洁帅气的大学生男孩儿,就这样
被迎霞玩弄了。


      第二天,迎霞就调教晖如何与自己做爱,如何让自己达到性高潮,实际上是将
这个大学生男孩子给诱奸了。当迎霞尽情地享受晖那纯洁的瞳体,感受小处男第一次的紧张、兴奋与羞涩的时候,她充满了自豪感。

      像玩晖一样,迎霞还玩弄了其他几名大学生男孩子。除了诱奸以外,迎霞还喜
欢强行扒掉男孩子的裤子,玩他们的性器官。迎霞形象地把这叫做「看瓜」。有时迎霞同时脱光几个男生,让他们并排趴在或躺在一起,在他们的屁股上用红笔编上号,一个个地分别把他们玩得射了精;有时同时让五六个一丝不挂的大学生男孩儿在自己面前做广播体操;当然更多地时候,是先像玩晖那样把第一个大学生男孩儿玩得射了精,同时自己也兴奋起来,接着与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男孩子一起性交、做爱,满足自己的性需要,然后再把最后一个男孩子玩射精……
               【全文完】

上一篇:廚房韻事!!!下一篇:一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