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一世情

一世情

本帖最后由 西门亮子 于  编辑 

  命运总是不可避免的把我们推向未知的深渊。 

我一直在想,如果要不是在我七岁那年父亲和他的情妇带着他和我母亲共同的努力打拼的财富跑了,我现在是不是就会有个温暖的家,是不是也有快乐的童年。 
母亲此时此刻是不是也就不再靠在我的怀里与我缠绵...... 

故事在一九九二年。 
我看着母亲哭红的双眼,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去安慰她悲伤破碎的心。父亲在这一天摧毁了这个家所有的一切,我不太能感受母亲那样撕心裂肺的伤痛,只是隐约的觉得,原本温暖的家现在变得好冷好冷。 

在父亲抛弃我们母子的几天之后,母亲逐渐从悲痛绝望中走了出来,她整理了房间,把关于父亲的东西都收了出来全部烧掉了,相片,衣物,用具,任何有关的他的东西,母亲都试图要将它们销毁。可是她自己的记忆呢,那些关于过往与父亲同甘共苦的心酸甜蜜的记忆呢,是不是也可以一同烧毁呢,是不可以吧,否则我又怎会在夜里醒来时听见母亲在隔壁的房间一个人默默哭啼。 

在父亲离开的两年后,母亲为了我们的生活,把原本的别墅卖掉了,购置了一间一室一厅的小公寓,那时候还小的我,就顺理成章的和母亲睡在了一张床上。那一年我将近十岁。 

母亲靠着变卖房产的资金和以前的关系从新打理起了服装的生意,因为从前母亲的为人很好,所以当初和父亲一起打拼的时候认识了很多的朋友,所有时常都有人来照顾生意,朋友带朋友的,母亲的小生意起色非常快,两年的劳苦加上母亲东拼西凑的借款,母亲在这城市的商业区买了店面做起了高档品牌服装的专卖店。广交识友的她生意从来不曾冷却,可是生意的红火并不能让她感到多少快乐,因为当初父亲的欺骗伤害,她至始至终都不会再相信任何一个男人,所以这两年来,无论有多少追求者她都一概不理,专心在自己的生意上面,结果生意越做越大,而她就越是寂寞。每次回到家,总是要抱着我才能安心入眠,她常常自言自语的说,小宝,除了你我真的一无所有了,你绝对不能离开妈妈。说完,我就感觉有泪滴从她的脸颊上滑落下来,滴在了我的头顶。我闭上眼睛靠在她柔软的乳房上,鼻息里有微微熏香,沉沉睡去。 

三年之后。 
我洗澡时发现自己的小弟弟上铺了一层黑松松的汗毛,而且看着自己喜欢的女生的时候下面就会莫名其妙的硬起来。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在这所贵族学校里我又没什么朋友,不知道该去问睡好,老师又一个个凶巴巴的,严肃的样子就像是一尊尊会行走的石雕。算了还是等明天妈妈来接我回家的时候问问她好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的嘴里含着妈妈的咪咪不停咀嚼着,下面有双手在拨弄的我的弟弟,感觉好舒服,妈妈还不拉着我的手在她下面一个温暖的地方转动着,她不断呻吟着,听得我一阵一阵的酥麻。接着我就感觉自己像是洒了一泡憋了几个世纪的尿一样,好爽好爽,就像是,就像是当了神仙一样。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有什么粘在了我的小弟弟上,白白的一层,好像糖纸那样的东西,我有些弄不明白,算了等回家了问妈妈吧。 

中午的时候司机就来接我了,妈妈并没有来,听司机说,妈妈最近非常忙,她的公司将要和什么合并上市,我听着他唠叨的说着。 

一直到深夜的妈妈才回来,她洗完澡上床看着我轻轻的摸着我的脸。脸上的瘙痒把我弄醒了,我惺忪的睁开眼睛。 

小宝对不起,妈妈把你吵醒了,妈妈说。我说妈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妈妈说,最近妈妈忙啊,妈妈的销售公司要和一个品牌的服装合并成一家新公司然后上市,上市之后妈妈就不再打理公司了,以后也不用天天忙到晚,小宝也不用去住校了,妈妈可以天天陪着小宝。 可是妈妈不工作了,我们是不是就没钱了?不懂的我好奇的问。妈妈笑着说,傻孩子,妈妈是董事,只是平时也开开会,年底会有公司分红,不用再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了。哦,我嘟嚷了嘴。妈妈看着我突然惊奇的说,哎呦,小宝长胡须了。我说,对啊,好丑哦,又黑又长,妈妈可不可以帮我剪掉啊。妈妈说,那样会长长的,而且会变得越来越粗哦。说到这个我突然想到自己的困惑,我问妈妈说,妈妈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妈妈说,什么问题啊小宝。就是最近我的小弟弟周围也长胡须了,而且常常硬邦邦的很难受,就昨天睡觉的时候还做了个奇怪的梦,今天醒来小弟弟上面有层白白的东西。妈妈噗嗤的笑脸微微红了起来,妈妈都不知道小宝就这么长大了,哎呦时间真是快啊。长大了?我不懂的问。对啊,小宝从男孩长成了男人了啊,妈妈说。我疑惑的看着妈妈。妈妈说,就是说小宝以后不再是傻孩子了,是个小男人了。我还不懂,我说。妈妈说,小宝以后就会懂了。什么嘛,我不懂,妈妈你告诉我啊,妈妈一定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解释给我听啊,我不懂你就教我嘛,我有点闹脾气的说。妈妈突然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分了她的神,她忽然有点生气的说,你快了睡觉了,妈妈很累,说完她就从床上起来走了出去。我楞在那里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夜里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趴在妈妈的身上,两只手抓着妈妈的柔软又白皙的乳房,舌头轻舔着妈妈的玉颈,妈妈纤柔的双手不断滑过我硬邦邦的弟弟,好爽好爽。。。 

醒来的时候我又看见自己的弟弟周围那层白白的东西了,妈妈昨天夜里睡在了客厅没有跟我睡在一起。我从床上起来,把脏脏的内裤脱了,光着身体准备去洗澡,妈妈忽然进来了然后她就停在了门旁。我问妈妈说,妈妈怎么了?妈妈说回过神来说,没什么又走了出去。我叫住妈妈说,妈,你看就是这个,我用手指着自己下面还粘着的那些白色的东西。妈妈看着我,脸很红。我问妈妈说,妈妈你是不是生病了。妈妈说,没有没有,你先去洗干净了。我应了一声,哦。 

上一篇:【只爱童男的美女老板】下一篇:【亲眼见到女友让上司玩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