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年华是无效信】1-2作者三夜三眠

【年华是无效信】1-2作者三夜三眠

字数:7351

                序章

  在很小的时候,陈诚就很憧憬叶莲,是隔壁酒厂职工院的一个女孩,大陈诚快10岁。

  也许是午后明媚阳光街角的一次遇见,也许是傍晚小伙伴们一起跑去白露江边玩耍的遇见。反正陈诚4年级的时候就遇见了叶莲。

  然后一见钟情,开始暗暗的喜欢着她,想法设法的跑去酒厂职工院玩耍,就为了能看她一眼,跟小伙伴们做各种恶作剧,成为远近有名的捣蛋鬼,就为了听她娇嗔的抱怨。

  直到酒厂倒闭,职工下岗,职工院拆除,叶莲考上大学,远走他乡。

  陈诚也成了好学生,初中父亲调动工作关系,远离家乡。但陈诚一直不忘记那个9岁小男孩的悸动。

  十年后,叶莲成了陈诚的舅妈。

  高二那年暑假的时候,陈诚回到外婆家,看到了叶莲。

  「阿诚,我们成亲戚了呢~ 」

  叶莲拍了拍陈诚的脑袋笑着说。

  却不知,陈诚握了握拳头,「阿莲……」

                第一章

  已经是10月末了,南方的天气还是很热,并且仍旧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不开窗的话,在房间里,还是会轻易的出一身汗。我不敢开空调,开着老旧的吊扇叽叽的响着,拉上了窗帘,使得整个房间有点昏暗,并且因为湿度很高,有点闷热。

  没多久我身上的汗开始一滴一滴的顺着我的胸膛流淌滴在舅妈的脸上。
  「今天晚上舅舅要回来了吧?」我低头问舅妈。

  舅妈没有回答,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精致的眉目一点看不出快40岁了,清秀的脸庞因为吞吐我的鸡巴而涨涨的,显出别样的迷人,她吐出我的鸡巴,然后捉起兄弟袋,用牙齿轻轻咬了下,我装着吃疼身子一缩,重心不稳向后跌倒在藤条沙发上。

  「死三八,谋杀奸夫啊。」我对舅妈凶狠地说。

  「你舅是晚上回来,不过大概要在外头喝酒才回来的。」舅妈站了起来,小巧但是坚挺的奶子晃了下,然后转身背对我,露出她那个肥满的屁股,一只手扶起我的鸡巴,然后坐了下去。

  房间里响起两声满足的「嗯……」

  我左手扶着沙发靠背,右手摸在舅妈的屁股肉上轻轻的揉搓、抚摸着,而舅妈则一上一下运动着。我的手顺着她的脊椎慢慢的往上摸去,然后滑下,刺激着她,感觉她皮肤一会紧缩,一会放松,跟她的蜜穴一样。

  「他这次回来多久?」等舅妈动了二十来下,大概累了,停下来时,我弯腰坐了起来,左手仍旧捉着沙发保持平衡点,右手已经绕到舅妈前面,轻揉着她的奶子,奶头已经骄傲的站了起来。

  舅妈闭着眼睛喘气,没有回答。

  「到了这种季节了,他车队估计要很忙。」我坐了起来,把舅妈抱着转过来,然后握着鸡巴又进入那个温润的肉穴。舅妈的长发披散着,有几根发梢已经粘到嘴巴里,但是她没有拨去,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是太热还是什么,脸色已经开始红润了起来。我伸头吻住了她的嘴唇,把舌头探进去,舅妈抱住我的脖子,两个人的舌头在激烈的回应着。没多久,舅妈开始扭动着她那水蛇一样的腰,无声的述说着渴求。我开始用力,鸡巴继续狠狠地撞击着她的肉穴,力量冲击下舅妈一下就抱紧了我,手指掐入我的背肌里,白花花的大腿用力缠住了我的腰。
  「他…嗯……他晚上饭局过了,估计还要去哪个茶庄里跟交警那些头头打牌,噢……陈诚,你表妹说……轻点。」

  舅妈与我额头抵着额头,喘着气小声说着。

  舅妈跟我做的时候不怎么喜欢说话,哪怕是被我干到高潮也只是张大嘴巴咿咿啊啊小声的呻吟。此时我们两人都不说话了,只有啪啪啪两人耻骨撞击的声音,以及舅妈那肉穴里扑哧扑哧的水声。

  大概操了五十来下,我也感觉有点累了,把舅妈放在一边的茶几上,舅妈也知道接下来是什么样式,毕竟我们已经合作了好些年了。

  舅妈上半身趴在茶几上,翘起她那丰满的屁股,但是很快说:「茶几好凉。」
  我扶好她屁股,舅妈避免我突然袭击,伸手在耻骨那摸了摸,掰开了两片肥满的阴唇,我会意地把鸡巴在她穴口磨了磨,就顺势插了进去,然后在她屁股上拍了两下,肥满的臀肉荡起了一阵肉波。「玻璃茶几当然凉快,不过应该很快就热起来的。」边说我边一下一下浅浅深深的撸动起来。

  没多久鸡巴就感觉到舅妈阴道内壁开始快速的收缩着,我知道舅妈快到了,然后舅妈开始弓起腰身,回头看着我,右手狠狠的捉在我的手臂上,张着嘴巴,没有说话,口水连成一线吊在嘴巴上,那乞求无辜的眼神使我的心头一颤,咬着牙,忍受着舅妈肉穴里的肉壁夹紧伸缩所带来的快感,一股气憋着,开始用今天最大力气狠狠抽插着舅妈的肉穴,兄弟袋一晃一晃有好几次都打在舅妈那搓黑毛上。

  (舅妈跟我做的时候很容易就高潮,这点跟其他女人不一样,我跟表妹做的时候,她很少高潮,更多的是用嘲弄的眼神看着我,分明的意思是,你就这水平了,表哥蜀黍。

  当然,这让我很火大,所以我每次跟表妹做的时候,都要注意下身体状态,状态不好,我直接上蓝药儿,老了,不像年轻时候了。

  还有,我从来没问过舅妈,我的鸡巴爽,还是舅舅的鸡巴爽。

  这可不是那些H小说里的那样,女人很少会回答的。

  如果你真问了,彪悍的女人会回答,老娘这B,你爱草不草,多的是人想草。
  再温柔一点的女人,也会为这问题感到心里不适的,不过你逼问,我相信很多女人会说你的鸡巴爽。就像你跟女人做爱时候,女人问你,你爱我还是爱你老婆,傻子才会回答爱老婆呢。

  结束题外话。)

  突然,舅妈开始叫了声「咿……唔。」然后像是力气全部被抽走一样,一下就瘫坐在地板上,屁股当然没有力气再翘起来给我干,我的鸡巴虽然还没爽够,但是也快到极限了,鸡巴一下脱离舅妈那温润湿滑的肉穴立刻觉得很不满,青筋暴漏的肉竿前头那红彤彤的龟头正粘着液体,在我腹部用力下一仰一仰的,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我站着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喘了几口气,闭着眼睛回想刚才的余韵,跟着向前走两步,把舅妈扶起来,坐在茶几上,虽然已近秋末,客厅里并没有铺设地毯,只有瓷砖,否则茶几旁的那一摊水迹就不好收拾了。

  舅妈坐好,还在喘气,见我把龟头直接就对着她的嘴巴,白了我一眼,也不说话,拢了下润红腮边因为大量出汗而黏糊在一起的头发,张开嘴巴一口把我的鸡巴吞了下去。

  「今天怎么那么敏感,是不是因为舅舅回来的原因呢?」我一边抚摸着舅妈的头发一边问。

  舅妈吐出我的鸡巴,呸的对着龟头吐了口唾液,抬头看着我说。「小鬼头你每次怎么那么喜欢说话呢?……呜……」

  我一听舅妈说小鬼头,突然莫名的兴奋,直接就把鸡巴插入舅妈的张开的嘴巴里,也不怕她牙齿磕到我龟头,然后一进一出耸动着屁股。

  舅妈口交的技术还是我锻炼出了的,左手熟练撸着我的肉竿末端,右手在我的兄弟袋轻轻抚摸,顺着海绵体一路用指甲轻轻划过,直到菊花附近来回滑动,很快我受不了了,退后一把把舅妈推倒,直接压在舅妈身上,舅妈很熟练的用那白皙丰满的大腿轻轻挂在我的腰上,她仰起头眯着眼睛对我说「日我……陈诚。」
  我没回答,鸡巴又插入那个肉穴,虽然没之前那么温润,但是还是有很多水,没有任何压力,鸡巴扑哧一口气就插到底,跟着抬起头舔了下舅妈的一个奶头,葡萄大小的奶头在我的冲击下一上一下晃动着,然后我一口吻住舅妈,舌头轻松的深入的她的嘴巴里跟她舌头交合在一起,口水在我俩的嘴角流淌在彼此的身子上。

  已经高潮过一次的舅妈身子敏感得一塌糊涂,没几下她又要来了,很快她的大腿再次用力夹住我的腰身,开始嗯嗯哼哼地呻吟,我的屁股开始剧烈耸动,我感觉我也快要射了。

  「阿莲!……」我把狠狠的吮吸着舅妈的舌头,含糊地低吼道。

  「陈诚……嗯……我也……」舅妈闭着眼睛回应着我的低吼。

  很快我的龟头深深的顶在舅妈肉穴最里面的花心嫩肉,张口大喷,滚烫的精液一波一波的喷射在花心上。

  「呜……」舅妈一下仰起头,长发一下散开,细长的脖子伸得长长的。
  我刚射精的鸡巴此时也感觉到好几股热乎乎的液体喷在我龟头上,我双手一下捉住舅妈两瓣肥臀,双手用力非常大,似乎要陷入舅妈的臀肉里,嘴巴也没闲着,张嘴一口含住舅妈的一个奶子,跟着摊在舅妈身上。

  良久,舅妈抬起头,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说:「好了,快起来。」

  我嘿嘿一笑,在舅妈的屁眼上扣了一下,舅妈身子一颤,抬手拍了下我脑袋「别闹了,还要收拾呢。」

  我把已经软了的鸡巴退了出来,舅妈的肉穴里的包含我的精子以及她的爱液一下就流淌出来。

  我站起来走了几步,把一旁的抽纸抽了几张随意擦拭鸡巴,然后把抽纸递给舅妈。

  舅妈接过抽纸一边擦一边说「按照往年,这几个星期你舅虽然回来了,但晚上一般都不会有空,要请各种部门领导,还有一些工厂部门吃饭,除了吃饭还有打牌各种应酬。最后还有各种外地的一些代表吃饭。」

  我听了没有说话,走去卫生间,把拖把拿了出来,此时舅妈已经把下身的痕迹擦好,正打算把头发扎起来,裸露的光洁的身子站在那里,背对着我,我看着舅妈性感的曲线,洁白的背脊一路下来,腰身聚然紧缩下来,跟着那翘起来的肥臀,感觉鸡巴又有了生气,于是把拖把一丢,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舅妈,然后在亲在她脖子上,一直向上然后含住她那小巧的耳垂。

  舅妈感觉到我的鸡巴又硬了,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一把捉住我的鸡巴,抬头看着我的眼睛说。

  「到了年底,就不要经常跑来了。」舅妈停了下,皱了下眉头,很好看。「我们这关系毕竟不好,还是早点断了吧。」

  我也知道这不好,表妹今年就要大学毕业了,估计也是回老家找工作,之后更加不好跟舅妈做爱了。

  「好吧。」我低下头,在舅妈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口,「不过我想不会彻底就断了。」

  舅妈愣了下。

  我咧开嘴笑了笑,然后蹲下来,张嘴直接咬在舅妈的屁股上,用力吮吸着,然后噗的一声离开,一直手绕到前面,摸在舅妈的阴唇上,只是用纸巾擦拭过,稀疏的草丛还黏黏的,向下摸了摸,感觉里面又开始有点湿了。

  「这就是所谓的口嫌体正直。」我一边轻抚舅妈的阴唇,抬头跟舅妈说。「说而已,阿莲你真的这么想吗?」说完也不等她回答,开始从舅妈的尾椎骨开始一路向上舔吸。

  舅妈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像小女生一样,我非常喜欢舅妈动不动就脸红的样子。她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爱抚,弓着腰身,当我站起来,双手已经跟着摸到她的奶子,又硬起来的鸡巴轻轻的在她屁股沟里一下一下耸动。

  「我爱你,阿莲。」我转过她的身子,抵着她的额头,凝望着她的眼睛。「我好喜欢叼你,阿莲。」

  舅妈水汪汪的眼睛妩媚的看着我,说。

  「我也是,小鬼头。」

                第二章

  跟舅妈发生这事是舅舅开始从汽车总公司里辞职开运输公司跑长途动不动就要在去外地呆个一两个月的时候,是在夏天,高考前,表妹刚出生不久,外公外婆执意要亲自带表妹,把表妹带回乡下抚养。城里偌大的房子,就舅妈一个人住。
  那年我19岁,舅妈29岁。

  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我初中高中并不是在老家读书,而是去离老家有500公里一个海滨城市。

  高考前三个月,因为户口问题,不能异地高考,我拉着行李回到老家,在一个高中那挂着走读,然后就住在高中附近的舅舅家里。

  那时候汽车总公司还没有扩建,有两栋职工楼,而舅妈她们一家还住在那,我就是在住进舅舅家的时候见过一次他,很快就出车去了,刚开始创业,舅舅跟他的小伙伴们都是在整个祖国西南东南各个公路上活跃。直到高考结束那三个月里,我就见过舅舅大概有三次而已。

  三个月,可以说,家里就住着我跟舅妈两个人。

  刚开始去的时候,我还没觉得什么,由于离开了萍萍(我的前女友)连续一个星期过着普通的高中生活,白天上课,做习题,晚上回家听英语磁带,做习题。
  很快我就有了许久没见的梦遗。

  起初我没觉得什么,还是丢到洗衣机等晚上舅妈洗。

  由于是走读,我没有住校,晚上读书又晚,天气又不怎么好,基本都是做完习题,直接跑去冲了个冷水澡套上裤头,就回房间睡觉。

  很多时候,早上都是要舅妈来叫我,也许是压力大,我吃的都不很好,那时候有点低血糖,早上起床头总是昏沉沉的,什么事都不知道。

  那一年夏天又热,平时台风三天两头的刮过来,出奇的是高考那三个月台风路线刮过老家居然就两三次,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是贪凉快,只穿一条沙滩裤。起初刚住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但是很快每天早上起来都尴尬的发现自己半夜都把裤衩脱光,摊开身子睡在凉席上。

  而我对舅妈的熟悉,从我9岁就开始了,虽然中间有断过,但是前不久又再次见面。也许是命运使然,开始我还是觉得很高兴的。随着表妹的诞生,学业沉重,加上外地读书,并且也有了女朋友,很快就渐渐的淡忘当年的悸动。

  刚开始那两天舅妈都只是在门口敲门喊我起床,但是因为我睡得比较深,加上低血糖,很多时候舅妈喊我起来等半天不见我出门,后来干脆就推门进来拍醒我,刚开始的时候比较矜持,但是从我半夜脱裤衩裸睡开始,气氛就开始慢慢变了。

  因为当时我已经尝过肉味了。

  男人很多时候早上都有晨勃,虽然大部分都是尿憋的。

  某日,我感觉到有人晃动我的身子,微微睁开眼睛,看到舅妈一边轻轻的摇着我的肩膀,一边直勾勾的看着我的鸡巴,充血的鸡巴随着身子的晃动左右拍打着我的大腿,冰凉的大腿被炽热的龟头一左一右的撞着不一会就更加硬。

  天热的时候,舅妈在家里也就穿着一件白色无袖宽大的吊衫,下身穿着热裤,蹲在我的床头喊我起床。白色的无袖吊杉虽然凉爽但是走光也多,我睡在那儿,就算是刚起床低血压迷迷糊糊也能看到里面的胸罩,蹲着的热裤因为臀部的肥满,紧绷的胯骨能清晰看到舅妈小逼的那可爱的形状。

  我咽了口口水,刚起床嘴巴好干,唾液好臭的,抬头却立刻看着那充血的鸡巴,此时舅妈已经停止摇我,脸稍一红,说:「该起来了,快6点半了。」
  我当时还脸嫩,清醒过来后,立刻把一旁的毛巾被拿来遮住鸡巴,涨红着脸说「舅妈……早……」

  舅妈站了起来,挽起腮边的头发,露出珠圆秀气的耳朵。「快起来吧,我煮了玉米粥,喝了快去上学。」跟着就噗哧笑了声。「小鬼也长大了,知道耍流氓了。」

  我大羞,急忙把毛巾被拉到自己的胸前,「舅妈!这…………」

  「好了好了,不说你了,快穿衣服去刷牙。」说完转身就出门了。

  我发誓我可以清晰听到舅妈关门后那深深的吐气的声音。

  身体的反应毕竟是常年习惯而成的,并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纠正得回来。我晚上确实穿上沙滩裤,里面还有条裤衩,可是睡到爽的时候,还是会脱下来。
  第二天,舅妈进来叫我起床的时候,我依旧光着身子大字型探在那里打呼噜。
  当舅妈再一次晃醒我的时候,鸡巴果然不负众望还在那倔强的坚挺的着。舅妈也没在说什么,一次两次后,我发现,晚自修回来的时候,舅妈就已经穿上无袖的吊衫,不同的是,在她看电视喝水的时候,我从旁边可以看到,她已经不穿胸罩了,并且蹲下拿东西的时候,我从那紧绷的衣料上没有看到内裤透出来的痕迹。

  快一个月没有吃到肉并且血气方刚的我,哪能经得起这丰满熟女的诱惑,每次回来看到舅妈那装扮,我的鸡巴很快的耸立着,就连做作业的时候,脑子不由自主就想起舅妈那诱人的身材,对比十年前那时候舅妈年轻的模样,舅妈身子更加丰腴,那时候也许还显得比较消瘦,锁骨突出勾勒出迷人的肩膀形状,下来就是不大一手可以捉住圆润小巧的乳房,奶子颜色当时确实没记得,下来就是平坦的小腹,腰部下那聚然宽大的丰满的屁股……

  做习题做糊涂了,想舅妈想得鸡巴又涨涨的,但是尿意也跟着上来了,走出房间,大厅的电视还在响着,大概舅妈还在看电视,我也没想什么,转身走去洗手间,边推开门边掏出稍软的鸡巴正想撒尿,却看到舅妈正要站起来,裤子刚提到大腿一半,白皙的大屁股正对着我,两腿间那点小草在白炽灯的照耀下那么明显,听到声响的舅妈转过头就看到我。

  她的瞳孔一下就缩了。

  而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手一下就松开了,沙滩裤直接就从大腿上滑落,一只手刚摸着鸡巴要尿尿,我低头一下就看到舅妈那小巧的屁眼,因为灯光的原因,有点朦胧有点阴影,也有点可爱。

  本来只是半软的鸡巴瞬间暴涨……

  但是舅妈直接就跳了起来,一手拉着裤子,另外一只手直接扇在我那暴涨的鸡巴上,伸手就把我推开……

  我特码也没想到平时那么文静的舅妈会有那么彪悍的一面,那一巴掌扇在鸡巴上可是很结实的!卧槽,我现在想起来鸡巴还是很痛的!虽然我之后每次都可以用这个梗来取笑舅妈,但当时真的是我了个大草的,而且更尴尬的是,舅妈推我的那一下,那一巴掌也刺激到我的鸡巴,本来就尿急的,被扇了一巴掌直接缩了,缩了还不要紧,这么一推,我要向后倒去,慌张的我想直接放松对鸡巴放尿口的控制。

  然后,我直接就尿了……

  尿了舅妈一身……

  溅了我自己一身……

  (这里我文笔有限,看官可以结合下自己想象下,真的好痛的!(╯°Д°)╯︵┻━┻)

  舅妈在洗澡的时候,我只能默默换个裤头端坐在电视机旁,至于电视机里放着什么内容,我全都记得,唯一记得的时候,在那个阴影下,舅妈那小屁眼因为紧张而一张一缩,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陈诚,我洗好了,你也快去洗洗。」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舅妈冷冷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回头看了看,舅妈在用一种看蛆虫的眼神看着我,整个脸色冰冷的。我缩了缩脖子,没有回答舅妈。然后尽量用我自己感觉哀求,无助,惧怕什么的眼神看着舅妈。

  用时下的话说,我当时是在用拼命的卖萌的眼神看向舅妈。

  顺便说下,当时舅妈舅妈只是穿了件深色衬衫,估计是匆忙拿来穿的,身子并没有擦干净水,有些地方紧贴着皮肤,比如胸部,比如肩膀,勾勒出诱人的曲线,随着呼吸一下一下吸引着我的心神。下身就穿了个热裤,露出白皙而笔直的大腿。因为刚刚出浴,虽然脸蛋红红的,但是整个脸都绷紧的,一边用毛巾擦拭头发,一边看着我。

  她完全没想过她当时那个样子对我的诱惑更加大。

  只是鸡巴好痛,完全没有勃起的欲望。

  大概有那么两三分钟吧,我们一直在对视。

  「噗哧」舅妈先受不了,笑了声,很快觉得不妥,马上正了正脸色,然后把手里的毛巾向我丢过来,「好了好了,不怪你,我没关好门,你也快去洗澡吧。」
  然后她走回房间。

  「别想那么多,早点睡吧,小屁孩,毛都长了,也就那德性。」

  我捉着那毛巾,闻了闻,飘柔洗发水的味道,还是那个味,好香。

  那一晚,我失眠了,不为什么,只是因为,鸡巴,真的,好痛。

  那一晚,我完全没想到的另外一件事,舅妈的手,摸在我的鸡巴上,真的,好爽。

  爽了一个晚上的那种爽。

  而且这不是我那女朋友跟五姑娘摸一晚上的那种爽能比的爽。
上一篇:【平民生活】下一篇:【偷窥岁月】